之前在中国图书网买了一套莫言的书,断断续续看了大半。基本上都是长篇小说,风格内容也类似。想简单评论不太可能,牵扯到的因素太多。

首先说诺奖的事情,这个事情莫言没什么责任,主要在评定的标准上.第三世界的作者如果能揭露本国的制度及政府的不堪,自然容易入选。至于莫言写这些,那是他的自由。只要不是刻意给西方人看的就行。区别于方方的日记。

国内整个建国后的文学基本上都无法脱离于那十年以及上山下乡的影响,尤其是知识分子群体。执着于此,心心念念,拍电影,写小说,去批评,去反思,无可后非。我们现在可以通过其他视角,比如经济的,政治的,去更客观地看待这一切。但不能太要求他们。需要关注的是新一代的作家和文艺界的人,他们该去写什么?城市化的痛苦?网络的影响?课题很多,也需要全面的知识基础,目前看起来做的也不咋地。

从技法上来讲,莫言的水平非常之高。对文字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国内鲜有匹敌,我的观点是, 简单来讲,给一个非常小的时间跨度,他的描写能力如何?因为国内的很多作家的作品都是在大时间跨度上去写东西,像二月河的《雍正王朝》,老舍的《四世同堂》之类,好坏不论,但这种并无太多技法的探索。而莫言在这方面走的很远,魔幻现实主义一定程度是描写那个年代的最佳手法之一,再加上他的文字能力,不仅可读性高,文学性也非常好。类似作品我看过的国内的只有骆以军的《西夏旅馆》,张大春的《城邦暴力团》。国外的比较多,伍尔夫以及意识流派,卡尔维诺等等。

另一方面,国内当今文学受翻译体影响极深,基本上没有作家能逃脱其外。莫言在这方面并未见到有明显的突破。这样的后果便是文字语句比纯正汉语更加冗余不好读,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此种问题而不自知而已。对未来这方面也持悲观态度。可以当作中国文学发展的一个限制。这块具体可见很早之前余光中先生写的一些文章: 余光中:“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与变态。 这方面可能古白话可能做的比较好,金庸武侠小说即其范例。可以作为参考探索的方向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