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俄语,但是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一些说法觉得很好玩的.大意是说俄国能出这么多长篇巨著是跟俄语本身有关系的,相比于英语等语言,作者更容易在写长篇的内容时保持文章的逻辑严谨,语义清晰.听起来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最近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很多人应该都发现了),那就是英语的缩写是非常不好的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英语的缺点之一),这点在互联网行业更为普遍,我可以随便写出来一大堆外行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缩写, 比如:

  • CNCF
  • ABS
  • VXLAN
  • ….

等等.而这点至少中文完全不同,中文本身的组词能力的优异性已经有目共睹,即使汉子数量也有几万往上,但数量已经固定下来,不需要再造新词,所有的新的内容都可以组合出新的词语来表达,常人也只需要掌握常用的两三千个汉子就行.但英语需要一直创造新词语来应对变化,其数量早就超过了百万.在缩写的表达能力上中文也远比英语优秀,就拿这次的疫情来说,两种表达方式如下:

  • 新冠肺炎
  • COVID-19

普通民众足以从新冠肺炎这几个字中获取到如下信息:

  1. 这是一种肺炎, 可能具有传染性
  2. 开始的字可能代表着某种现存病毒的病变 如果是有医学经验的人可能也能从字上理解到冠状病毒等信息.而COVID-19,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在没有前置知识的前提下知道它代表什么.

抱着这样的目的我看了<罪与罚>,老实说关于语言方面的体验并不明显,因为翻译的缘故,你很难去理解到这一层.单就故事本身而已,能在这种体量下,有这样的清晰的结构,跟英语世界的大部分著作对比起来,可能确实有不少优势.原本计划是照着这个路子把其他的俄语巨著都看一遍,想了想其实并无必要.毕竟读的不是俄语,这层意义已经被剥夺,反倒不如回过来去看看文言文.

为什么说是文言文而不是现代文学?因为现代汉语明显受字母文字的影响比较大,可能有很多好的影响,但应该也有不少的坏的影响.这种坏的影响导致了汉语本身某种表达能力的丧失,主要是在语言的凝练上面.我不太确定现在对语言研究的方面有没有涉及到这个问题,但这应该会在某个未来的时期引起我们的警觉.

现代汉语的长篇巨著并不算多,我觉得这算是坏的影响之一.有的都是一些不太优秀的作品.语言影响了文章的结构以及表达的清晰.反过来想,那么越多的保留古汉语的面貌,是不是表达能力更强?我觉得是有这个迹象的,港台地区的很多作家都有这个能力,比较明显的就是武侠小说,金庸的各个长篇,其古白话本身就是亮点,也是书本能写成的原因之一.即使像亦舒这样的言情小说家,其语言的凝练性也给内容增色不少.

所以后面的阅读计划我觉得会偏向以下几个方面:

  1. <古文观止>等
  2. 明清小说
  3. <史记>等

希望这是比较有收获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