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来应该记录一下这段工作经历。

总共在猎豹呆的时间也就一个月。当时是有点着急,但毕竟是自己选的。所以一般的问题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有两个让我很不爽的事情,超出了我的预期,很难就这么忘掉。

一是因为当时在的组主要是做图像识别的,去了之后发现做服务的就我一个人。即使后面也招了一个新的,但仍然显得过于单薄了些。毕竟平时做的是完全不同的工作,也难以融入进去。但当时的 Leader 以及更上的领导,总是太过于明显地露出只有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这样的工作才是有意义的态度,似乎我的工作只是打杂的,当然在他们看起来确实是。我负责的部分优化到了暂时不需要额外的工作之后,leader 就建议我转向机器学习。但这个转方向综合来考虑并不适合于我。总之在这样的一种被轻视的环境下工作,还是蛮痛苦的一件事。

另一个是一件更奇怪的事情。经常在聚餐或者聚会的时候,忘了哪个领导老是要提《谷物大脑》这本书,说它怎么怎么好,怎么颠覆了认知,高层们都在讨论着这个,还在辟谷。先不说这本书到底讲的对不对,是不是伪科学,但每次拿 这个出来说,让一堆做技术的下属点头应和,真是太他妈的蠢了。做技术的人,除了多谈技术,各人有个人喜好,求同存异即可。这种天天拿出来说,真让人觉得这个公司的高层都是脑子有泡。

这些提醒了我,还是尽量找喜欢的公司工作,相信自己,喜好都是有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