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

技术之恶——抖音

2019-02-28

对于抖音的争议,往往容易分成两拨意见差别非常大的群体,一部分痴迷于这个软件,一部分将大部分的前者视为“脑残”。

引起争议的行为看起来当然是由其用户做出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 毁歌。莫名其妙的改变,高密度的重复使用。让人对某些音乐片段产生审美疲劳以致厌倦
  • 外放。用户在公共场合外放抖音的热门歌曲
  • 模仿以及骚扰现实用户
  • 内容质量低下以及恶俗

直观来看,这些都是与平台无关的行为,在其他的短视频平台上也有类似的问题。同时也是大多数用户产生内容的平台都在面临的问题,主流内容都在向性/金钱/偶像崇拜靠拢。抖音作为用户数量最多的一个,成了主要被攻击的对象。

然而媒介从来便是信息的一部分,将罪责怪之于公众是一种太过偷懒的办法。鸦片战争时期民众吸食鸦片,各个时代的盗窃,赌博等等罪行,都是民众做出的,如果只是将罪责退给他们自己,那这社会早就灭亡了。

之所以要禁鸦片,禁赌博,便是因为这些事情不单单是个人的事情,同时也是社会结构的问题。文明要想发展,势必要革除一些对文明危害极大的事物。不需要做到随时随地监控,强制每一个人不碰这些,而是形成一种共识:这些是有害的,违反法律的,尽量不应该去做的。零星的残留并不会影响到这个共识。

在对抖音的这件事情上,抖音本身便是这个有问题的社会结构。它像一个独立的社会,有着一些独特的形式和章程。这些形式决定了它吸引什么样的人,这些人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产生什么样的内容。

短视频是抖音最大的特点,当然现在也有了很多同类产品。分开来讲,视频这种内容形式注定了它更偏向于娱乐性的,非严肃的内容。短意味着发布者需要在极端的时间内抓住用户,产生兴趣。十几秒的时间,BGM 的选择,画面的色调,动作场景。综合来看,会在用户越来越多的时间推动发布者产生更加猎奇,擦边球,充满性诱惑的内容。视频数量越多,用户的阈值越高,视频的内容也会越来越偏离“正常”。

另一个由头条发扬光大并且延续到抖音的设计便是下拉刷新。推崇“延迟满足感”的聪明人张一鸣,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赚他们钱。推荐系统和下拉刷新的设计,迎合了用户容易沉溺于当下的满足感的心理弱点。往往在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就过去了,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自己在这几个小时里看了什么。

信息流的无限性是一个非常容易增加用户使用时间但是对用户来说益处很小的功能。无限的信息流里有兼职的信息极少,用户的焦虑感会上升,需要不断地”下拉“去寻找。最终投入的时间以及所得远远不如传统的”编辑推荐“之类的方式强。在这个过程中,用户也很难静下心来去阅读/查看有价值的信息,而且趋向于查看那些更为刺激感官的内容。

人是复杂的。抖音的产品特点一方面决定了它会吸引那些自制力不强,更容易沉溺于视觉诱惑的人,另一方面,它会将吸引到的普通人向前者转换,引诱出其他人眼中的抖音用户的”脑残“的一面。

产品想要用户增长是很合理诉求,但方式以及社会责任的考量则是这个行业必须考虑的问题。在法律未能涉及到的地方,这些选择尤其重要。

附最新的两个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