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

王垠其人

2019-03-29

大学换了笔记本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时装的 win7 老是自己蓝屏。于是,我做了一个愉快的决定,完全换到 linux。促成这一切的,是退学了的王垠写了的一篇文章《完全用 Linux 工作》。

那时候 google 还能正常使用,学生时期,思想都比较活跃冲动。想来真是一件庆幸的事,怀着对微软的一腔怨念,以及对开源世界的向往。再加上王垠文章的理论指导,才有了这样做的决心。到了今天,日常工作都在 mac 下处理,
也早已没了精力去折腾 linux 以及上面的各种软件。但是回过头来,仍然喜欢自己当时做的这个决定。

彼时的我也很偏执,像他一样。现在想的更多,做的决定看起来都更加理性了。而王垠不同,看他的博客,会发现他仍然如当年一年。想事情很简单,不通人情世故。像是少年时期的杨过,一直如此。

他懂得很多,也太有天分。普通的程序员所理解的东西和他差的太远。从他的视角来看,工业界在技术的演进和选择上是很病态的,各式各样的残次品,不成熟的设计,不理性的决策。从大部分角度来看,他说的都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但我们是有各种缺点的普通人,所以只能是现在的这个样子。OS,编程语言,应用软件,协议…所有这些我们制造出来的东西,都带着无数的 bug 和漏洞,设计上的缺陷。

抛开众人的弱点不谈,没有达到更好的原因恰恰就是像王垠这样的人太少了。比他聪明的,比他厉害的人也很多,但是大多数在意识到了这个之后,或者是在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之后,便都成了既得利益的维护者。毕竟,这是也一个产业。由钱驱动的。

我记得张亚勤到学校演讲,全都是在沾沾自喜地谈他写的那些狗屁诗句;张一鸣发现了众人的平庸之处,便开始开发产品来从他们身上赚钱;雷军从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变成了 CEO,精力都放在营销和耍猴上。如此种种,比比皆是。这样做,没什么不对,也不违法。只是相比于那些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来说,让人尊敬不起来。

就像以前觉得老 RMS 这人真是执拗,有点过分。到了现在,再看看这个互联网的样子,真是怎么捧他都不过分。

向这些偏执的人致敬。

Tags: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