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

社会学家应该做什么

2019-04-04

近年来公共事件频发,传媒手段的革新以及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是其一,其二便是信息流上的关键节点:一些特殊的个人。目前,自媒体以及官方占据主要位置。二者都不具备客观性以及意见性。公共知识分子以及社会学家的缺席原因很多,既是因为明哲保身,也是因为本书所讨论的主要问题。

方法论的问题在很多非自然科学中都存在。因为研究的课题的核心经常是人,而我们对人的研究并不是足够完善到完全支撑这些学科的绝对稳固。从社会学中分离出来的各个子学科大都陷于窠臼而在一定程度上裹足不前,根源可能仍然是社会学目前的困境。

宏大理论以及科层制被作者视为两条歧途。前者将社会学隔绝起来,无法与其他学科及公众互相影响。后者用连篇累牍的调查数据使所有人自我满足,而忘了社会学的真正使命。二者共同的问题就是对当代社会以及社会结构的变迁的研究和把控的忽视。

我们可以将人的自由和理性当做社会学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需要超出现在研究方法的局限,对尽可能多的纬度进行分析比较,也应该尽力关注当下社会的特殊性:自由以及理性的衰弱。或许这确实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时代,人组成社会以后,成了有思想的动物。而现在,人正在变成书中所说的快乐的机器人。

所以要求社会学家除了探究社会结构之外,更应该投身于公共事务中,既应发表观点教育公众,也应尽力引起辩论。唯有辩论才能促进社会及思想进步,完全的民主才有可能。

对研究者自身来说,也是类似的方式。记录笔记,交叉对比。即将自己作为受众,也应该将他人作为受众。这样才能将杂乱的观点有秩序地组织起来。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涯余(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636173/